家庭教育研究杂志社官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研究杂志社 > 优秀论文 > 正文

道德愤怒行为及其研究综述

发布时间:2021-07-22 人气:

  【摘  要】道德愤怒是一种重要的道德情绪,它是指在面对他人遭受不公平待遇时,个体在自己利益不受损失的情况下而产生的愤怒和厌恶的情感。道德愤怒作为一个发展中的概念,近年来受到了心理学界的广泛关注。通过对国内外道德愤怒的文献梳理,从不同角对道德愤怒的概念界定、影响因素、研究范式进行综合论述。
  【关键词】概念界定;研究范式;影响因素
  近年来随着一些道德滑坡的事情屡次发生,越来越多的人对此产生了强烈的愤怒并呼吁社会以及政府有关部门对其进行严肃处理。尽管这些事件与自己并没有关系,人们还是会产生愤慨之情,心理学上把这种愤怒称为道德愤怒。研究道德愤怒有助于学生正确面对自己的道德情绪,从而有利于良好社会公正风气的形成。本文将从道德愤怒的概念界定、影响因素、研究范式进行论述。
  一、道德愤怒的概念界定
  目前关于道德愤怒的研究较为统一,Hoffman认为道德愤怒是指个体目睹他人违反道德规范(通常是公平或者正义规范)时所产生的愤怒。Montada(1986)等人则认为道德愤怒是一种包含认知、情感和行为反应忧虑的混合物。Schmitt等人认为道德愤怒通过(目睹)不公平事件引发的,它包括对不公平的愤怒,是个体在帮助不利个体以及追求公平的过程中产生的。如Thomas和Mcgarty(2009)研究发现,外围团体通过侵犯伤害了其他团体会激发道德愤怒。道德愤怒是一种稳定的现象(Folger etal,2005)。
  道德愤怒并不是单纯的愤怒,Jensen和Peterse(2011)认为厌恶(disgust)是道德愤怒的一种。如果他人或个体自身的行为(如欺骗、说谎、作弊等行为)与社会规范或个体内在的道德准则不相符时,,个体会将这些行为划为不道德行为一类,并在此基础上产生厌恶之情,心理学界把这种情感称之为道德厌恶。这种道德厌恶会使个体产生某些外显的或潜在的行为措施,如放弃或反思社会交往等(Tybur,Lieberman,&Griskevicius,2009)。Darley认为道德愤怒是个体内化的道德原则被他人在有意的情况下被违反时而产生的愤怒、蔑视和厌恶的情感。还有学者认为,个体在面对道德被违反时厌恶比愤怒更为强烈、连续。
  综上所述,道德愤怒是指人们基于公平正义的准则下,对承认违反道德规范的人而产生的愤怒与厌恶,属于一种情绪化的道德判断。
  二、道德愤怒的影响因素
  (一)不公平事件的因素
  不公正事件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两个方面,数目不公平和价值不公平。
  1.数目不公平。梁福成,王心怡和唐卫梅研究发现4岁-6岁的儿童尚未形成真正的关于公平的概念,8岁是公平观念形成的一个转折点,8-10岁儿童坚持公平原则,且表现出一种利他倾向。Raloczy等人分别测试了3岁儿童和5岁儿童在第二方和第三方分配条件下对不公平分配的反应,该项研究的结果显示儿童对数目不公平的抗议程度有着明显的年龄差异,5岁的儿童比3岁的儿童对不公平分配的结果表现出更高的愤怒,且在自己作为事件的利益受到侵犯的第二方情境中表现出更多的愤怒。随着道德水平的不断发展,五岁的孩子还能够把公平规则理解成为一种规范内化在自己的价值体系当中。
  2.价值不公平。国内外关于价值分配的不公平研究较少,国内学者张艳娟,马振和梁玉婧认为分配物的价值、实物、价值以及参照点的设置都会使个体产生不公平的感觉,进而会使个体产生愤怒的感觉。国外学者Cherny和Sobel研究发现,当给儿童呈现两个玩偶和四个贴纸(2个黄色,2个棕色)时,四岁幼儿和五岁幼儿会把贴纸平均分配,当让他们把贴纸分配给玩偶时,这个年龄阶段的儿童会把贴纸分配给自己喜欢的玩偶,从而出现一种分配不公平的现象。
  (二)第三方个体因素
  1.道德认同。Skarlicki和Rupp认为人们在进行信息加工时易受到中心认同的影响(当前凸显認同的影响),道德认同越高的个体更容易关注他人的福利,因此对他人的不公正待遇表现更为敏感,更容易引起个体的道德愤怒。Aquino和Reed认为道德认同作为一种认知图式,他是影响个体道德愤怒的重要个体变量,道德认同受认知图式的重要程度所影响。
  2.共情。共情(Einfühlung),这个词最早来自美学研究,是指“人们把自己真实的心灵感受主动地投射到所看到的事物上”的能力,用来解释个体欣赏艺术作品时对其表达感情内容的领会。Titchener(1909)首次用英文单词“Empathy”代之,认为共情指“一个客体人性化的过程,感觉我们自己进入别的东西内部的过程”。Feshbach(1975)认为,共情是认知能力和情感能力的结合体。Davis(1983)认为共情是由多种成分构成的,包括四个维度:观点采择、想象、同情关怀和个人忧伤。综上所述,共情是个体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问题,去理解他人的观点,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能力。
  Eisenberg 和 Fabes(1990)认为,共情是对他人所处的情境或情绪状态的理解和情绪性反应。共情会导致同情或者个人忧伤,这取决于共情的强烈程度。当个体共情反应处于中等水平时,产生同情,会同情他人不公平的遭遇,进而产生道德愤怒;但是个体共情反应强烈,也会导致产生个人忧伤。从系统整合的视角来看,Engen和Singer(2013)认为,共情是个体观察、想象或推断他人的情感,而产生的与之同形的情感体验,也就是当他人遭遇不公正的待遇时,个体对他人情感直接或间接的模拟过程。
  3.公正敏感性。Schmitt于1995年提出公正敏感性(Justice Sensitivity)的概念。他们认为公正敏感性是不同个体对知觉到不公正的敏感程度。个体的公正敏感性越高,个体知觉到不公正就越容易,并且对于知觉到的不公正的反应就越强烈。公正敏感性强调不公正认知的个体差异。公正敏感性的个体差异造成个体对不公正的感知能力和行为反应不同。综上,公正敏感性体现了个体知觉不公正的难易程度和对不公正所作出的反应的强烈程度,与其他人格因素一样具有相对稳定性。国内学者谢雪贤研究表明,观察者的敏感性可以通过调节道德情感强度影响第三方惩罚。国外研究者Manfred,mario和jurgen等人提出个体在面对不公正事件时的情绪反应,个体作为受害者时产生的情绪是愤怒,作为违规者时个体的情绪是内疚,而作为观察者的时候个体产生的感情是道德愤怒。他们认为个体的观察者敏感性和违规者敏感性比受害者敏感性更为纯粹地体现出道德关怀。

相关推荐